当前位置:主页 > 市场分析 > 正文

200万公里无大修 奥威谱写沙海行车奇迹

2021-11-25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量:

  从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号称“死亡之海”)腹地的新疆塔中油田到泽普石化厂,全程855公里,有超过三分之一的路段是典型的沙漠公路,沿途沙丘蔓延,人烟罕至,多大风、飞沙、走石侵袭。

  在这条环境异常恶劣的线路上,常年行驶着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和田地区顺通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田顺通)的运输车队,司机们驾驶着解放,从塔中油田装满原油,一路向西,经过民丰县、和田市区,最终到达泽普石化厂。与常年在茫茫沙海之上行车相比,更令人震惊的是,在这个车队里,已经有7辆装载锡柴奥威发动机的解放牵引车,无大修行驶里程超过了200万公里。

  3月20日至21日,笔者跟随中国汽车报、科技日报、中国质量报等多家媒体的记者赶赴和田,亲身感受锡柴奥威发动机200万公里无大修的奇迹。

  在和田顺通的驻地,一排十余辆银白色的解放牵引油罐车整齐地排列在停车场上,高大的车身在南疆灼热的日光中显得分外威猛。据和田顺通杨江泉董事长介绍,车队成立于2005年3月,专门从事从塔中油田到泽普石化厂的原油运输,第一批10辆车全是买的配装锡柴奥威的解放J5P牵引车。该批车辆采用“两位司机、人停车不停”办法,在运油线路上保持全天候运行,平均每月要拉10-12趟原油,九年下来,已有7辆行驶超过了200万公里。

  200万公里是什么概念?200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赤道50圈,相当于从地球到月球两个半来回……记者们纷纷用各种数据类比200万公里这一令人惊讶的数字。

  随后,记者们跟随杨总仔细查看了出车记录、维修保养记录、GPS定位数据等,并到停车场与奥威车近距离接触,感受奥威发动机十年如一日的过硬品质。《中国汽车报》记者王立佳抚摸着被常年的风沙打磨得有些泛白的车身,不禁感慨地说:“国产发动机能达到200万公里无大修,这是一个奇迹啊!今天的所见所闻让我大开眼界,套用一句流行语——这是见证奇迹的时刻,而我们则是奇迹的见证者。

  当被问及200万公里无大修是如何做到的,顺通公司分管生产和修理的吐送买买提副总经理的一席话解开了大家的疑问,据他介绍,奥威车发动机质量过硬是第一位的,这是200万公里无大修的基础。

  第二是针对沙漠路况,他们联合解放公司对空气滤芯等进气部件进行了改装,将原本一级过滤强化为二级过滤,有效地降低了风沙对于发动机的磨损,后续购买的解放车都是改装好的。

  第三是使用、维护和保养非常严格。按照公司规定,每趟出车回来,司机都要将空滤中的沙尘清洗干净,违者罚款;每行驶二趟,进行一次一级保养;每行驶一周,进行一次保养检查;每行驶一月,司机到公司领取专用机油柴油滤清器、机油粗滤器,到指定服务站更换……

  为了限制司机超速行驶,他们还在每辆车上安装了GPS定位装置,空车限速80迈,满车限速60迈。第四是锡柴无微不至的售后服务,他们定期对顺通公司进行走访,做好司机培训和配件调配,为车辆24小时运转保驾护航。

  杨总接过吐总的话题,他说在和田地区还有一家从事石油运输的塔西南运输公司,该公司有42辆国内某品牌重卡,发动机也是国外知名品牌,虽然车辆在数量上比顺通公司多了不少,但无论是运输总量还是经营业绩,都不能和顺通公司相比。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锡柴奥威发动机质量一流,解放车做到了“多拉快跑”,杨总因此认准解放车锡柴奥威机。在2005年至2012年期间,又陆续采购了9辆J5P和6辆J6P牵引头,靠着这些“挣钱机器”,顺通公司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就成为了和田地区首屈一指的民营特种运输企业。

  听到奥威这么多的“辉煌经历”,记者们纷纷提出要跟随车队,实地体验解放车所走的神奇之路。

  笔者坐的一辆车,司机是一位40岁出头的维族汉子,常年行车晒得黝黑的他,用略显生涩的汉语介绍,他是车队的第一批司机,到现在已经九年了,解放奥威车非常好,发动机动力足、质量好,只要平时维护保养到位,基本不会坏。这个车还非常省油,按照规定速度跑,每趟还能为他省下200-300元的油费。他们车队现有70个司机,都是和田最好的司机,开车虽然辛苦,但是工资在和田地区是很高的。

  在这条见证了解放奥威车行驶200万公里无大修的“奇迹之路”上,两侧是层层叠叠的沙丘,虽然种植着许多防风固沙的芦苇,但只要有风掠过,路上还是会扬起一片沙尘,打在挡风玻璃上沙沙作响。解放奥威车在这种风沙漫卷的环境下,依然破风排沙,稳健前行。发动机声音平稳、浑厚有力,让所有随行的人们感觉踏实、安全、可靠。

  《科技日报》记者过国忠在重走“奇迹之路”后,激动地说:“奥威发动机是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的一项重大创新成果。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关注汽车工业中的自主品牌。今天在新疆和田,在这条石油的运输线上,看到了奥威发动机创出了200万公里无大修的历史最好成绩,让我对民族工业的未来更有信心了。”